1. 学习园地

成都“五一”的付费自习室:毕业大军和网课学

  “对不住,现在来了只能先在外面坐一会,预计要下午四点左右才有空位”“不敢睡午觉了,不然下午来没位置了”这是一个付费自习室微信群里的日常对话。这个“五一”假期,和限流接待游客的景区一样,热闹起来的还有付费自习室。

  “五一”假期,红星新闻记者走访了约10家自习室,有8家生意很好,从上午10点到11点开始,一直到下午5、6点基本都是满座。据了解,每年的上半年是付费自习室的淡季,从下半年开始会逐渐进入旺季,因为很多考研以及考证的时间都集中在每年10月到12月。“没想到能好成这样”。多位自习室经营者表示。

  对于这样的变化,大部分自习室经营者都提到了受疫情影响,图书馆、大学自习室等公共资源被压缩。也正是上述原因,之前一些以上班族为主的自习室,近段时间大学生的比例也有所提高。加上5月中下旬即将开始的考研复试,五一期间的自习室,下午的高峰时段甚至出现了一座难求的情况。也有经营者表示,除了选择变少,因为疫情,大家可能会重新认识通过学习提升自我这件事,由此带来的危机感,也会让更多人,尤其是上班族,尝试付费自习室这种新模式。

  新用户

  毕业大军和网课学生

  “在家看书容易分心走神,效率比较低,”家住成都市武侯区的大三学生刘同学最近常去离家不远的付费自习室,“图书馆对我来说距离太远,并且经常是一座难求,去付费自习室的话,在时间安排上会更自由一些。”本学期,他有三门专业课通过网课的形式进行。与此前在教室里上课不同,网课基本上没有老师的监督和同学的陪伴,效果和质量都不是很理想,“可能是我还不太适应网课的形式”,因此希望通过课后自学来跟上老师的进度。

  3、4月以来,和刘同学一样因为疫情滞留在家的大学生,或为跟上网课进度、或为准备考试考证、或为完成毕业论文,成了付费自习室的常客。22日晚8时许,记者在成都339附近一家付费自习室看到,该自习室12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被分为学习区、休息区和前台三个部分。学习区总共设置有31个座位,每一个座位都有专门的台灯和电源,座位之间都有隔板与两侧隔开。当晚记者九点半离开时,仍有12个座位上有学习者在挑灯夜读,不时做着笔记。

  该自习室的窗外就是热闹的成都339熊猫电视塔,与之相比,室内的安静与专注宛如另一个世界。该店老板刘先生表示,从3月份开店到现在,每天大约能来30个人。其中,大学生为主,“一般情况下,学校的图书馆和自习室基本就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他没有把大学生群体假设成主要用户。今年因为高校延迟开学,自习室自3月恢复营业以来,迎来了很多写毕业论文和准备考研复试的大学生。

  27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川大附近的一家150平方米的自习室,50个座位大约超过一半都已经有人了。天气很好,光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整个自习室安静的听得见脚步声。“楼下在装修,省图书馆今天闭馆,算是被逼的吧。”一位自习的女同学表示,自己去看了两三家,离家近和环境好让她选择了这家。对于之后是否会继续选择付费自习室,该同学表示,办了一张月卡,最近都会使用。开学后,可能还是会选择在学校里上自习。

  上述同学之外,可能还有不少同学也是形势所迫,选择尝试付费自习室。大部分自习室的经营者都提到了疫情下,图书馆、大学自习室等公共资源被压缩的情况,有的图书馆恢复开放了,但会限流;而大学基本都是没有开放的。而本身在上述地方学习的人群来说,他们学习的刚需最近可能会比较难得到满足。这部分人群很有可能就会选择尝试付费自习室。“最近来的很多大学生都是办的月卡,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一旦学校开学,用完就可以回学校。”成都339自习室的老板刘先生介绍说。

  通过记者调查的10家付费自习室,从今年3、4月份恢复营业以来,有2家上座率达到9成甚至满座;4家在5成到7成之间,比去年同时间段要好;3家在3到5成之间,和去年基本持平,高于经营者预期。

  今年第一个高峰

  刚需与“改善”两种因素都有

  今年“五一”,成都持续回暖的付费自习室迎来了今年生意的第一个高潮,“预期会逐渐回暖,但没想到能好成这样。”多位自习室经营者表示。记者调查的10家自习室中,有8家都表示生意很好,从上午10点到11点开始,一直到下午5、6点基本都是满座。而其他时段的上座率也有六成左右。对于下午时段一座难求的情况,大多数自习室经营者认为是刚需的释放,“五月中下旬即将开始的考研复试,应该是这波高潮的主要动力”,而其他学习空间暂未开放或部分开放,这部分刚需用户“无处可去”也是这波高潮的成因之一。

  当然“一座难求”,也跟成都付费自习室的目前刚刚起步,自身规模有限有关。通过与5位自习室老板的交谈,记者了解到,成都付费自习室去年上半年大概有十多家,而到了年底就发展到了五六十家的规模。到现在,有十多家退出,又有十多家进入,整体相对比较稳定。“小的一家大概30个座位,大点一家大概50个左右,按60家,每家50个座位算,最多也就是3000人。”一位自习室老板表示,而省图书馆近期限流,也有1000人的容纳能力。付费自习室成都才刚刚开始,离规模化还有不小的差距。对于付费自习室的定位,多位经营者都认为其是公共学习空间资源的一种补充。

  行业在成都刚起步

  拼硬件还是拼软件?

  疫情下成都付费自习室的生意逐渐回暖,整个行业的情况又如何呢?成都大约一共60家左右。各家的经营情况和理念也有所不同。成都339付费自习室的老板刘先生表示,由于同行间的激烈竞争,出于吸引更多新用户和稳定老客户的目的,各家自习室并不敢轻易涨价。他以月卡举例,目前自习室的月卡费用是499元,但如果想要盈利,费用至少应到600元。但现在的用户,涨价后未必还会来。

  去年开业时,他的自习室并不叫现在的名字,与川大、西南财大、八宝街的另三家自习室合并后,四家自习室共同改成了现在的名字,“使用同样的名字和标志,能够提升品牌在搜索平台的可见率。新用户通过搜索进行选择时,也倾向于选择有一定规模的连锁企业”。目前他的自习室刚好收支平衡,对于未来,刘先生认为除了硬件,一些看不到的服务,也是赢得客户的关键。而这些服务需要经营者更多的服务,包括中午大家一起点外卖,工作人员提前花时间找一些价廉物美的选择推荐给大家。另外像呼啦圈、体重秤、甚至是防狼喷雾,这些使用率不高的物件准备,也是为了给用户提供一种更好的体验,例如防狼喷雾就是为上自习到很晚的女生准备的。

  位于红瓦寺川大附近的付费自习室老板闫先生认为,目前付费买空间的概念大家可能还不是太习惯。因为疫情,公共资源被压缩,让更多人开始尝试付费自习室,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一个利好消息。整个付费自习室目前正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相比于上海广州八千元到一万元的年卡,成都两千元到两千五百元的年卡价格还有很大差距。价格有差距可能是因为各地物价不同,但近四倍的价差还是让经营者认为不光是因为物价。目前,他的自习室已经开始盈利,但距离回本至少还需要以年为单位计算。进入该行业的更久的、四川大学华西校区旁自习室老板都先生表示,他们之前遇到过,办了卡的客人想来上自习却没有位置的问题,所以他们现在最看重的就是能否随时为客人提供位置,而这就需要平衡办卡人数和座位数量。“现在客人来之前都可以通过小程序预订”,基本不会出现想来没位置的情况。

  对于自习室的未来发展,多位自习室老板都提到了健身房。“感觉很像,都是办卡,使用场地包括一些工具。但相比健身房,自习室的翻台率太低了,健身房可以排队使用某个器材,但自习室不可能排队使用某个座位,很多上自习的人一上就是一整天,排队等这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去问客人多久走,有的客人自己也不确定”“从挣钱角度考虑,把硬件弄好,一看就想来那种,然后大量办卡,但学习其实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大部分人办了卡来了一两次就不来了,老板或许一时赚到了钱,但似乎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也很担心出现类似健身房办了很多卡,然后就关门跑路的情况出现,这样会给大家造成很坏的印象”。

  在“五一”假期一座难求的背后,成都付费自习室的未来,就像其中埋头学习上自习的人,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时间回答。

  (原题为:《下午基本坐满!“五一”热闹的除了景区,还有付费自习室》)

上一篇:2020年非京籍小学入学服务系统使用手册

下一篇:没有了

  1. 友情链接